Monday, August 25, 2008

未见新疆,先打三十大板

精打细算的筹备着新疆的盘川,为了走越远的路,不惜劳师动众的不停的转机从马来西亚-澳门-广州-乌鲁木齐。 也曾为了省下那几百块二沾沾自喜。 在临出发前,却把持不住,一切的努力都化为乌有,还真的花了不少钱。


第十大板-小黑
为了可以第一时间观看照片,为了可以储存更多的照片,为了可以让你第一时间知道我们在新疆的近况 (借口还蛮多)决定要迎娶生平的第一部小黑。临出嫁前的小黑呆呆得呆在佳妮家几天,后才由8839 护送到我家。对于盲婚哑嫁的小黑并不太了解,甚至怀疑过怎么不是小白。目前为止对于他的了解只限于小巧的他只有七寸,不能释怀的是他还为不懂中文。

p/s: 我的小黑目前在中国,希望再见他时不再是banana 。


第二十大板-聪明机
想处近一年的
聪明机竟然在槟城回来后新疆前跟我闹意见。我想他是在抗议我口出狂言不想带他去新疆。不管我怎么斗他,他都对我不理不睬。为了第一时间可以治好他的病,只好把他送到诊所去,医药费却要三百大元。我左思右想你病的因该不重, 最后还是把他送回妈妈的怀抱里,让妈妈开导他。谢天谢地除了省下一笔钱,他也在出发前重回我怀抱。

p/s: 没有他的日子里,我发现往后的日子里已不能缺少他


第三十大板-广角眼镜
聪明机去医病时,某某人很迟冲动的买下了广角眼镜。 我安慰自己说那也好,不让聪明机再这样小心眼。从数字的角度来看, 他的心有11-18这样宽。带上这个眼镜,新疆又会是个怎样的世界呢?广阔的大草原,天地连接的沙漠,白茫茫的雪山。。。我期待着

p/s: 回来才与大家分享广角的世界


女人你的名字是购物狂

Thursday, August 14, 2008

越夜越美丽

十六的月光,马六甲


年少时,是典型的夜猫子。在入夜时分,零零散散的灵魂才会归位。在晚间,基本上来说应该都是凌晨,十二点以后的事,我在我的小天地里,做功课,温习,发呆。陪伴着我的有那久违的电台节目,就这样的自得其乐。青春有的是活力,天一亮,依然可以精神奕奕,龙精虎猛。


踏入三十之际,偶尔还是夜猫子。虽然早上会体力不足,头昏脑胀,依然还会任性的挥洒青春。只为了夜阑人静的那刻,所有的音乐特别悦耳。也为了夜阑人静的那刻,我只须对我自己交待。恍然发现原来只有夜阑人静的那刻我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也只有那刻我才是我自己。。


请容许我那一点点的放纵,虽然我明白这样并不能延长璀璨的生命 。





Sunday, August 10, 2008

080808 我与新疆预约

看一看,我以往写的blog,实在有点惭愧 。 一月一篇,如果慢功出细货,那还可以说得过去。可是自己的文章不是错字百出,就是鬼话连篇,实在见不得人。。友人说:“一个星期一篇,也没问题”。Em。。那是不是要拉屎不出也要写出来。。羞。

为了打破一月一篇这纪录,只好也随波逐流也来一篇080808。080808万众期待的一天,有些人忙着终生大事, 有些人期待着北京奥运的开幕典礼,整个办公室的话题都离不开奥运,甚至有些人还把预约提前,希望可以在电视机前共度这历史性的一刻。而我对这一切都是冷冷的,在奥运的圣火点燃前进入了梦乡。虽然我对奥运做不出什么贡献,可是最可悲的是尽然有人在搞破坏,到处轰炸, 不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吗

080808 的那天,我做了一件自认很壮举的决定,托奥运的福,亚航奥运大促销的当天,下定决心往新疆放逐去。这一去将是一趟24天的旅程。这可以说是我在自立门户后最长的假期。每一次的出游,我都会告诉自己这是今年的last trip, 可是我每年都预支了明年的quota。朋友说今年是我的旅游年,频密的出走其实是让我有罪恶感。

因为罪恶感,让我不敢对新疆表现出太大的兴奋,企图用冷冷的外表,掩饰着骨子里不安于室的心。因为罪恶感,让我不敢好好的策划我们的新疆之旅,就让我在新疆时洗洗衣服,煮煮饭,上上网。或许因为罪恶感,让我们对新疆不带任何期望,反而更精彩。或许因为罪恶感,让我们空白的出游而换来逍遥自在。

呵呵~其实在我离开地球表面上的刹那,这罪恶感将消失无影终。我相信这一趟将会展开一段不一样的旅程,因为九月份的新疆有你们。。。。 还有我

(照片来自joo,ttp://joong7028.multiply.com/journal/item/21/I_am_back_D?replies_read=37 谢谢!)

Thursday, August 7, 2008

病昏了



很精彩的过了2008 的上半年,七月尾竟然趁我病时,悄悄的走了,也糊里糊涂的消耗了八月的第一星期。生病的期间,摄影的热诚跟我的体温一样,都是那么的澎湃。望着那窗外的夕阳,要用怎样的角度,什么样的色温,把刹那的光辉变成永恒。这热诚也随着我的退烧慢慢退去。。。


生病的那两个星期,好像把好多事情都遗忘了,妈妈打电话来投诉说怎么这样久没打电话回家。对家人突然产生了歉意, 忙碌(大多时间都在吃喝玩乐)的我,好像把父母遗忘在一旁。忘了是时候带他们去旅行。。。


生病的那两个星期,好像使我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九月份的新疆之旅,也没对我的心情起了什么作用,甚至很过分的曾经想不去了。突然间旅游从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变成可有可无。。。


我想我是病昏了,还是病毒偷偷的释放了我的懒虫? 我的猪朋狗友快快打救我~

THANKS FOR VIE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