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7, 2008

病昏了



很精彩的过了2008 的上半年,七月尾竟然趁我病时,悄悄的走了,也糊里糊涂的消耗了八月的第一星期。生病的期间,摄影的热诚跟我的体温一样,都是那么的澎湃。望着那窗外的夕阳,要用怎样的角度,什么样的色温,把刹那的光辉变成永恒。这热诚也随着我的退烧慢慢退去。。。


生病的那两个星期,好像把好多事情都遗忘了,妈妈打电话来投诉说怎么这样久没打电话回家。对家人突然产生了歉意, 忙碌(大多时间都在吃喝玩乐)的我,好像把父母遗忘在一旁。忘了是时候带他们去旅行。。。


生病的那两个星期,好像使我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九月份的新疆之旅,也没对我的心情起了什么作用,甚至很过分的曾经想不去了。突然间旅游从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变成可有可无。。。


我想我是病昏了,还是病毒偷偷的释放了我的懒虫? 我的猪朋狗友快快打救我~

THANKS FOR VIE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