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6, 2007

罪有应得

不知为何在毕业的多年后,一直发毕不了业的梦。今天,一觉醒来又在犹豫到底我毕业了吗???


是不是上天要惩罚我当年的不用功?我是一个懒人,更是一个超级懒惰生。从中学开始就常常不交功课,大学的论文更是 last minute job. 读书生涯我是混过去的,所以我从来感受不到读书的压力。压力的是不知何时我的恶行会被揭发。我是很是享受读书生涯,偏偏我就是这样的懒。。懒。。。懒。。


想当年,当我闭上眼睛时,我的室友还在啃书。当我张开眼睛时,她早已不知啃了多少书了。面皮厚厚的我也这样跟她渡过了好多好多美丽的日子。最经典的是在我大三那年,我差点毕不了业。因为我的出席录不好,我被 banned 考试了。最后只好面皮厚厚 + 楚楚可怜 + 三寸不烂之舌搞定它。啊弥陀佛,最终顺利进考场;顺利毕业。


各位亲爱的小朋友,我并不是在“浩恋“我的“威水毕业史“。有些东西错过了就回不了头。如果,当年我不是这样懒,今天我就不会这样的在社会上浮浮沉沉。如果,当年我不是这样懒,今天我就不必为了写一篇BLOG而翻完整本字典,也不必被祖莉问“小姨,你为何大老远打来问我汉语拼音?”。。无言以对。如果,当年我不是这样懒,我就不会N年前读书, N年后发恶梦。 现在只好响应终生学习



 P/S: 我总是这样的后知后觉, 这就是我。

THANKS FOR VIE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