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6, 2008

落慌而逃的城市-吐鲁番

2008年九月三日,临出发到吐鲁番前,我们慢条斯理的往人民广场的中国银行换钱去。我托着旅舍的拖鞋,随着一班本地人挤沙丁鱼,而身体又再度的随着巴士摇摆。抵达目的地时,方知九点的那一刻,乌鲁木齐市还未苏醒。闲来无事坐在马路边看着来往的人群,高楼林立,广阔的马路。。。企图从这些来探索这座城市。




在南郊客运站,要乘搭巴士前往吐鲁番的念头被一位司机打翻了。巴士票人民币42,而黄包车则人民币45一个人,重点是司机答应会沿途让我们下车拍照。我们四个人的命运就这样交托了给黄包车司机。在通往吐鲁番的路上,沿途的美景还有那阵阵的大风使我忘了30度的天气捆在没冷气车里的闷热。途中我们经过林立的电力风车,中国死海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山脉,成群的绵羊。。。这一切的美景不断的映入我眼里 直到我昏睡去。当车子驶入吐鲁番的进口时,迎面而来的是一阵又一阵的热浪。心里正懊恼我怎么会来这火炉般的地方?

因为没有预定在那里留宿,车子就在城市里不停的打转,最终我们在交通旅馆留宿。放下背包在等待去沙漠前,往旅馆对面的市场医肚子去。在往餐馆的路途中,以我们摄影的个性一路停停拍拍是免不了。我们除了把水果档留影在我们相机里,也把那甜而多汁的水果往肚子里吞。路旁有一班工人在下一大罗厘的西瓜。他们一粒一粒的抛,另一位就一粒一粒的接。我们也很忙的一个一个的拍。最后,我们的男丁实在肚饿难忍,再三催促下我们才找吃去。




在维吾尔族的餐厅里,我们点了我们在新疆的第一餐羊肉串,烤包子,还有凉面。除了凉面以外其他的都很好吃。那羊肉串涂上孜然,辣椒粉,一点羊臊味也没有。烤包子的皮脆脆的,内馅咸咸的真好吃。在我们大块朵颐的时候,老板突然靠近我们鬼鬼祟祟的告诉我们“有小偷”。刹那我们大家都提高警戒,依我们的推测一定有小偷在我们身边。顿时我们四面埋伏,稍微长的抱歉的人都被列入黑名单内。心乱了,人开始胡思乱想,他们会偷我们的东西呢还是会拿出刀子来行劫我们?我们派我们唯一的男丁去做探子,偷偷的付钱,再回到桌位上跟他们消磨时间。庆幸旅馆离餐厅不远我们决定实行孙子兵法,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逃出去。快步走到路边回头往,并没发现可疑人物。正当我们在开玩笑是否是老板在搞气氛时,我回头望,却看到了小倪子锁定的可疑人物大步的往我们方向走来。气氛开始紧张起来,我们也加快脚步,连走带跑的冲向旅馆大门去。我们刚踏入旅馆,那人跟我们只隔着一道玻璃门的距离,他甚至想开门进来还好被保安人员挡住了。我们心有余悸的在旅馆大厅里徘徊,那人也不罢休的在门外等。回到房间里,又胡乱猜测一番,去不沙漠?会不会被埋尸在沙漠? 再三的跟旅馆职员确认司机的可信度,我们才婆婆妈妈的往沙漠去。




一路上,我们也没放下戒心,到处张望,看看是否有被人跟踪。车子驶入一条很有味道的道路,阳光透过一排一排的白杨树,把影子投射在那土黄色的墙壁上。还有那很有古早味的清真寺,老人与驴车,嬉戏的小孩。。。就这样的与我擦身而过。或许因为距离产生了美,这是我最喜欢的路段之一。既然无法拍下瞬间的风光,就把她放在心里去,即使这一些画面会随着时间慢慢消失在我脑海里。后来车子终于停在马路旁,那里有一堆功人在包装葡萄,原来隐藏在树后的全是葡萄园。在葡萄棚下,多了一份惊喜,少了一份忧心。一串串晶莹的葡萄就这样送入我们的嘴里。在夕阳西下前抵达了沙漠,原来那小沙漠还真小的可怜,还被那不知所谓的门给挡住了。那司机为了让我们目睹他们那神奇且能医病的沙漠,不惜到他朋友家爬梯子上屋顶看沙漠去。上到了屋顶,除了一大堆的葡萄干,也没什么看头。 可是爬上屋顶的感觉还不错,而且在我生活当中,肯定不会有机会爬上屋顶看日落或看星星。当司机想把我们遗留在那屋顶自己离去时,我们的戒心又发作了,决定要跟随他。虽然有点被司机欺骗的感觉,但我们也跟他共进了一餐美味的晚餐。当然是少不了羊肉串,QQ的拉面,还有甜而多汁的西瓜。那一餐不止好吃还很便宜呢。

回到了旅馆,对于那被我们唯一的男丁称为“贞子厕所”实在不敢恭敬,这一夜大家决定豁出去,就算不洗澡,不上厕所也罢,就是不想跟“贞子”打交道。这一夜大家都惺惺相惜,以最原始的面貌相见。也各自发挥了自己的忍功,平安无事的在吐鲁番度过了一夜。

Friday, September 5, 2008

离海最远的城市-乌鲁木齐

2008 年九月二日的那天,我们来到了离海最远的城市,步出机场映入眼帘的乌鲁木齐竟然是一座摩登的城市。搭上出租车前往麦田青年旅舍去,短短三十分钟的车程却因为司机另载一位乘客到车站,再办一些私事而延迟。


麦田青年旅舍坐落在红山百盛旁,是一个静里带旺, 交通方便的地方。舍内环境很温馨, 印证了他们的口号"麦田是您新疆的家"。我们的第一餐,高潮并不在美食,而是茶余饭后的八卦。在海外十万八千里外,心还系着马来西亚的朋友. 因为筹备不足,下午五六点要往五一夜市去,还好在好心的汉人小姐的提醒下“天还亮,夜市还未开”,才改道往二道桥去。在巴士上, 身体不听指示的在晃动,恍然发现我的生活习性在长期舒适的环境下,已变得笨拙了。


二道桥是一个全天候的市集,是维吾尔族 (uygurs)的天下。那里有各种不同的挡口与小商店,以本地人的日常用品为首。经旅舍的提点,在二道桥时不得不提高警戒心,我的背包可不想成为他们的目标。左手按着背包,右手按着快门,眼睛很忙,脑子里胡乱的猜测着他们的种族。既然脑子猜不透,只好开口问,问了也未必听得懂。在烤羊肉档口前,遇见了一位懂华语的西方人,天!这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同为中华民族却不能以华语沟通,反而跟老外却行的通。


穿过地下通道,我们来到了二道桥的对面的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对于喜欢人文的我来说,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除了那雄伟的建筑物以外,比起二道桥那来去匆匆,形形色色的人潮逊色很多。在这里, 给喜欢摄影的朋友们一些提议,下午时分在光线的照耀下,那原本土黄色的建筑物彷佛洒上金粉额外的漂亮。而想拍夜景的朋友,就必须守到九点以后,那是太阳才刚刚要下山的时候。逛完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本打算前往五一夜市去,我们临时改变主义,决定吃完晚餐就打道回府。那是一家没礼貌的餐厅。我们付完钱后,食物却迟迟不上桌,任你如何向服务员招手,呼叫他们都可以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可惹火了我们唯一的男丁,而淑女们却受罪了。



这是我在乌鲁木齐的第一天,一座陌生, 且没有海洋气息的城市。





瑞枝于乌鲁木齐

THANKS FOR VIE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