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9, 2009

给三十的自己

(在我按下快门刹那,我将这张照片献给三十的自己)




三十以前,一头莽牛,跌跌闯闯,

快乐并不是没往回头看,也并不是年少无知,

而是即使伤痕累累,但还是有能力快乐。




三十以后,生命会凋谢,精神不会老 ,

功绩并不在于走得快;走得远,

而是懂得得与失,处之泰然。


轻盈的走过过去,飘逸地面对未来。。。


Saturday, October 17, 2009

我只想。。



武装了自己,潜入了海里,
以为这样就可以化身为一条快乐的鱼。


但原来我只想,
在长提上以时速80公里,起跳,扑通一声,跃入你怀里。

~可以卸下武装,做回自己,那才是一件幸福的事。

Wednesday, June 17, 2009

稻香

稻田裏沒有我童年的記憶,
但這一次的回家,卻勾起了我回歸家鄉的欲望,
是我心老了。。還是想回歸最初的美好?
























更多照片分享:稻香
照片攝于,檳城·2009年6月14日

Tuesday, May 5, 2009

无助。。

















昨晚梦境里的我如常步下楼梯,
恍然发现怎么我家楼梯被一分为二?
我惊慌地望着那大洞,和那愈堕的部分。
我无助地呐喊,四处求救。。
终在姐姐的扶助下勇敢的跨出一大步。
抵达楼下时,跟与n友一起看日出。

我明白挨过去就是美好的明天,
妈!你也要勇敢, 我们还有更长远的路要走。。

愿天下父母亲,平安健康

Sunday, March 22, 2009

南疆-周日的赶集

在南疆的周日,重头戏乃是数不完的赶集,一大清早, 我们也宛如赶集的人们匆忙地准备前往巴扎去。热情的麦田再三的坚持要送我们一程,心中暗喜以为这样就可以省下交通费,但司机却迟迟未到,焦急的我们再三的催促, 麦田则不断地在安抚我们12点之后巴扎才会热闹起来。看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一套对新疆来说是行不通的。

司机到来后,我们一行陌生人,两辆车就浩浩荡荡出发到贩卖动物的市集。有人称它为农贸市场或牲畜巴扎,我则选择了称它为动物市场。在越南时也曾经到过 BAC HA 市场,体验过类似的市场。那时心理真讶异,世界真的无奇不有,竟然会有贩卖会走动的动物市集。

顶着大太阳,步入人与动物群中,比起BAC HA 市场,这里的规模可真大。除了所有四脚动物从牛,羊,马,驴都整齐的被区分,还有琳琅满目的家畜用品。站在高处,映入眼帘的千千万万的人头,场面可真壮观。新疆不止人多,连羊儿也特别多。我这辈子也没遇上这样大的阵容。
在喧哗的买卖声和混杂的气味里,仿佛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在这男人的世界里,卖方不把我放在眼里(呵呵。。他们当然不会以为我会来买羊吧!)买家更不会理会我,唯独羊儿对我投以好奇的眼光,而我也索性蹲下来以羊的角度来探望他们的世界。成群的羊被绳子一只只的捆在一起,却一点反抗的意识也没有。或许那就是命运,在无能为力的环境下,再怎么挣扎日子也未必会好过,反而坦然的去面对,或许可以换来片刻的怡然。想起在BAC HA时,一只猪被买家拖着走时不断的在嚎哭的情景,心虚的看着那群羊儿,我与它们又有着怎样的宿命呢?它们会在我肚子里?羊儿啊!羊儿,我这渺小的帮凶唯一可以帮你们做的就是拍张漂亮的照片,证明你们也曾经存在过。

动物市场的后半段是属于驴与骡子的区域,这里偶尔会有驴车经过,使原本尘土飞扬的道路更加风尘滚滚。比起温馴的羊儿,驴子的脾气显得更暴躁。不断地发出嚎叫声,对主人的鞭打更会使出鬼脸,表示不满。这里除了成人以外,也会有随从父亲经商的小孩。爆晒在烈日下的他们毫无怨言的等待着父亲。小孩在马背上的英姿更让我自叹不如。带着一身尘埃,惹了一身异味,离开动物市场,跟大队找吃去。一顿饭就让我们决定了明天的去处。互不相干的人马就像动物市场里的羊被一条缘分的绳子联系着。回到旅社后,一行人出发到公安局办边防证。带头的姚同志建议我们徒步到公安局去,还边走边说很近而已。太阳底下,汗流浹背的我们走了几条街都没看到公安局身影,懊恼为何会误信中国同志, 须知道 中国那么大,即使开车到200 公里以外的地方对他们要说都属于很近而已。抵达公安局后却被拒于门外,只因官老爷出外用餐。一行无奈的人儿只好躲在大树下闲聊去,话题扯到不久前的公安局爆炸案, 好奇心的驱使下,向公安姐姐 问个明白,原来爆炸案现场是另一家公安局,也因为这件事, 办理边防证的事务才被转移到这里。官老爷回来后,外国人 以人民币五十,中国人则十元成交。在这件事上,中国人是沾了优势,人民币十元还可以在退还证件时取。白痴地问官老爷,:“那我们呢?“接过官老爷冷冷的说:“你拿回去作纪念吧!“。虽然明白民不跟官斗,但心中还是啐啐念连文凭都不收的人,会去收集你那所谓的边防证吗?

所有事情尘埃落定后一行人再出发到 国际大巴扎,途中我们经过了毛主席纪念馆, 还有像穿越时空般穿越了老城区。这一路走来还挺轻松,大街小巷都是捉拍的好题材。 无论是男女老少我都想把他们猎入镜头, 尤其是由头包到脚的妇女。街头的光影更几度让我疯狂的抹杀记忆卡。 姚同志大概是怕了我们会误时,找来了驴车务必把我们第一时间送到目的地。 一只驴子,七个游客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往国际大巴扎去。

国际大巴扎的场面再度让我吃惊, 大姐头更开玩笑说:“全马的pasar malam 集合在一起都没有咔什的大“。想象一下由交通圈四面延伸的街道都充满了买卖的人潮, 你就明白这句话一点也不夸张。这里的东西没有勾起我购物 的欲望, 但站在汹涌的人流中,感染一下“人气“也不错。在旅途上的我跟在大马时的我真的是两极端。在大马时,最怕在人潮中, 所以自懂事以来逛夜市的次数真的十只手指都有的数。至今心中有件很想去完成的事那就是去拍夜市,那是多么容易的事,却又那么的遥遥无期。

Sunday, February 22, 2009

老城老故事-喀什

天刚露肚白 我们四个人摸黑 打的 (的士)前往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出发到南疆 喀什噶尔KASHGAR) 去。就这样带着三分醒的躯壳,昏昏欲睡地窝在的士里, 边传来的是惯常性的滴滴。。嘟嘟。。对讲机的声音。突然间,空气中飘来了令人惊醒的一句话跟客人说不打表,包车 六十 这句话不只让我们吃惊,也让司机陷入尴尬的困窘。 那猪头凭什么认为前往机场的客人一定是老外?又凭什么认为老外就不识中文? 对讲机那头又传来那猪头穷追不舍的声音 。司机不知如何是好,支支吾吾地回答说:说了。我跟大姐头打眼色,用马来语沟通。孙子曰:一动不如 一静,我们说好如果他 我们菜头,我们就举报他。 抵达机场时,那司机很老实地按表收费。 天!才 三十 来元 的的士费, 那猪头竟然想砍我们六十。 为了鼓舞这诚实的司机 ,我们派出我们的大姐头表扬这司机。
入机场前免不了一连串的开包检验。好戏还在后头呢!我们笑得多终遇虎,除了被女保安人员非礼式的搜身,还被命令脱鞋子。这一切都是恐袭惹的祸。在候机室里,睡意还是很浓,整个人摊在椅子上,动也不想动,等待着即将把我们送到南疆的 大鸟。
几小时的飞行,大鸟平安登陆在跑道上。虽然喀什机场的规模很小, 但美景连连,左边有雪山为背,右边有连绵的山脉。在排队入关时,头不时不由自主地往外看。她的美,并不华丽,平实得来让我对这地方没有距离感,心头有点温温的感觉。第一眼, 就喜欢上这城市。
步出机场, 迎接我们的是JOHN CAFE 的员工。大包小包的行旅抛在吉普车后,整个人都轻松起来。我开始质疑, 背包又怎样会让背包族潇洒起来?背包族这名词,总会让人露出羡慕的眼光。甚至有些人会引以为荣,仿佛只有背包游才可以称得上旅游。旅行的方式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旅游就像人生一样;人生百态,有些人喜欢逍遥的休闲生活,有些人喜欢规律的生活这本来就没有对与错,最重要自己要解自己要的是什么?

抵达JOHN CAFÉ, JOHN 的太太的讲解, 心中对于接下来的行程总算有了点头绪正如,NEE 所说,四个无所谓的人的旅程就是这样的随性。解决了“行”,接下来就是“住”。 参观了色满旅社。看到了穿上制服的员工, 加上空荡荡无人气的房间,心中明白,色满绝对不是我们那杯茶。跟JOHN CAFÉ 致谢后, 决定前往我们新疆的家-麦田旅社。抵达麦田旅社,情况也是一样空,旅人呢?又是恐袭惹的祸? 我们还是住了下来,因为哪里有我们喜欢的老胡同,老街坊。
一个U转,三个小孩辆货车上,看到我们一点也不怕生,一样的笑面迎人。他们的小孩真可爱是一样的男子头。只要你那小孩很秀气, 那99% 一定是个小女生。小孩玲珑的笑声引来了另一班小孩。顿时,一条小巷充满了笑声,还一群排着队等待拍照小孩。其中我最喜欢的是那可爱的fatimah。她口里咬着我小时候的零食冰条,还有那男子头,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乡下长大的自己。我们只要叫她一声fatimah 她就是给我们一个姿势,再叫一声,就再换一个姿势,可是还 是念念不忘嘴里的冰条。
是长大以后,还是因为提起了相机,让我是成为相机后面的人? 我想是成长让我知道什么是虚伪,是经历让我明白什么是收藏。看回头,照片上映像里,惊讶地发现,在镜头前坦蕩盪的他们,比起扭扭捏捏的我们,更能坦然面对自己,接受自己。知足的快乐,让臉上盛开一朵朵的笑容,敲开了人性最纯朴的一面,成就旅途中最美丽的风景。

更多照片分享, 老城老故事-喀什




麦田旅社前的老胡同,一条巷子就让我们耗上半天的时间。穿梭在老城的大街小巷,一面墙,一道门,一扇窗,一草,一木,仿佛都在轻轻地述说著老城的故事。凌乱的电线,爱恨交叉的纠缠着老房子。谁说它不应该存在这里?这就是老城,岁月给她的痕迹, 时间给她的沧桑, 毫无掩饰的展现着她的魅力。说起老城,总少不了老人与小孩。或许是因为他们,让我直觉判断那是一座有灵魂的老城。
有个妇女因为我们的出现,快步走入家里关起门来。我想,我们的出现还带着我们的大机, 难免让他们像惊弓之鸟进,逃回家。转个身, 那妇女带着害羞的笑荣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还一直整理着自己的容貌。来了,这就是欢迎我们任拍的暗示。把那俩龟毛的处女座抛在后头,胆粗粗的天秤二人组,继续往前走,看到稍微友善的面孔就开口要求入屋参观。 意外,好客的居民还真的让我们在他家的任拍。往前走,一位奶奶和一班小孩正在屋前乘凉,我面上挂着难得一见的笑容,混在人群中,友善的搭讪起来。奶奶自然的请我们入屋做客。 老爷爷更从地下室拿出蜜瓜与南饼招待我们。吃在嘴里甜到心里去的不只是密瓜还有那温温 的人情。在四合院内,两班人马在做国际交流。唯一懂得中文的小孙女充当我们的小翻译, 还不忘教我们几句维吾尔语。我们唯一的男丁不负师父所托把摄影发扬光大,不惜本钱把DSLR 交给小孩,企图荼毒他们。入世未深的小孩还不明白摄影犹如毒品是一条不归路。视景窗上画面逗的小孩乐透透。小孙女呢还不忘唱歌娱乐大家,使我们忍不住称赞 了那精灵可爱的小孩几句。这已是冒犯了他们的习俗。小孙女告诉我们天台上有羊,我立刻想到了三毛在撒哈拉描述的画面-羊从屋顶上掉下来。冲动的我恨不得立 刻跟随她上天台探个究竟。在我还未在犯下错误前,礼貌的道谢告别,须知道过问他们家的羊只也属无礼的。

Thursday, January 22, 2009

PERGILAH SAYANG


Pergilah Sayang - Ella

Indah terasa bila cinta tercipta
Memadu kasih janji bersama
Bersama-sama melafaz kata cinta
Gurau senda dan tawa berdua

Tapi kini semuanya kenangan
Kau pergi tanpa pesan

Mana janjimu yang kau lafazkan dulu
Hidup dan matimu bersamaku
Rela kau pegi walau hati disakiti
Biarkanlah aku sendiri

Airmata menjadi penawar
Akanku simpan semua jadi kenangan oh... oh... oh...

Pergilah kasih, pergilah sayang
Tinggalkan aku (pergilah sayang)
Biarkan saja kenangan berlalu
Antara kau dan aku
Pergilah sayang

爱本来就不该只是拥有,
爱情也因适当放手时,放手,而美丽。。

Thursday, January 8, 2009

忆新疆,述老城

穿梭在老城的大街小巷,一面墙,一道门,一扇窗,一草,一木,
仿佛都在轻轻地述说著老城的故事。凌凌乱乱的电线,爱恨交叉的纠缠着老房子。

谁说它不应该存在这里?这就是老城,岁月给她的痕迹, 时间给她的沧桑, 毫无掩饰的展现着她的魅力。






THANKS FOR VIE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