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2, 2009

南疆-周日的赶集

在南疆的周日,重头戏乃是数不完的赶集,一大清早, 我们也宛如赶集的人们匆忙地准备前往巴扎去。热情的麦田再三的坚持要送我们一程,心中暗喜以为这样就可以省下交通费,但司机却迟迟未到,焦急的我们再三的催促, 麦田则不断地在安抚我们12点之后巴扎才会热闹起来。看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一套对新疆来说是行不通的。

司机到来后,我们一行陌生人,两辆车就浩浩荡荡出发到贩卖动物的市集。有人称它为农贸市场或牲畜巴扎,我则选择了称它为动物市场。在越南时也曾经到过 BAC HA 市场,体验过类似的市场。那时心理真讶异,世界真的无奇不有,竟然会有贩卖会走动的动物市集。

顶着大太阳,步入人与动物群中,比起BAC HA 市场,这里的规模可真大。除了所有四脚动物从牛,羊,马,驴都整齐的被区分,还有琳琅满目的家畜用品。站在高处,映入眼帘的千千万万的人头,场面可真壮观。新疆不止人多,连羊儿也特别多。我这辈子也没遇上这样大的阵容。
在喧哗的买卖声和混杂的气味里,仿佛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在这男人的世界里,卖方不把我放在眼里(呵呵。。他们当然不会以为我会来买羊吧!)买家更不会理会我,唯独羊儿对我投以好奇的眼光,而我也索性蹲下来以羊的角度来探望他们的世界。成群的羊被绳子一只只的捆在一起,却一点反抗的意识也没有。或许那就是命运,在无能为力的环境下,再怎么挣扎日子也未必会好过,反而坦然的去面对,或许可以换来片刻的怡然。想起在BAC HA时,一只猪被买家拖着走时不断的在嚎哭的情景,心虚的看着那群羊儿,我与它们又有着怎样的宿命呢?它们会在我肚子里?羊儿啊!羊儿,我这渺小的帮凶唯一可以帮你们做的就是拍张漂亮的照片,证明你们也曾经存在过。

动物市场的后半段是属于驴与骡子的区域,这里偶尔会有驴车经过,使原本尘土飞扬的道路更加风尘滚滚。比起温馴的羊儿,驴子的脾气显得更暴躁。不断地发出嚎叫声,对主人的鞭打更会使出鬼脸,表示不满。这里除了成人以外,也会有随从父亲经商的小孩。爆晒在烈日下的他们毫无怨言的等待着父亲。小孩在马背上的英姿更让我自叹不如。带着一身尘埃,惹了一身异味,离开动物市场,跟大队找吃去。一顿饭就让我们决定了明天的去处。互不相干的人马就像动物市场里的羊被一条缘分的绳子联系着。回到旅社后,一行人出发到公安局办边防证。带头的姚同志建议我们徒步到公安局去,还边走边说很近而已。太阳底下,汗流浹背的我们走了几条街都没看到公安局身影,懊恼为何会误信中国同志, 须知道 中国那么大,即使开车到200 公里以外的地方对他们要说都属于很近而已。抵达公安局后却被拒于门外,只因官老爷出外用餐。一行无奈的人儿只好躲在大树下闲聊去,话题扯到不久前的公安局爆炸案, 好奇心的驱使下,向公安姐姐 问个明白,原来爆炸案现场是另一家公安局,也因为这件事, 办理边防证的事务才被转移到这里。官老爷回来后,外国人 以人民币五十,中国人则十元成交。在这件事上,中国人是沾了优势,人民币十元还可以在退还证件时取。白痴地问官老爷,:“那我们呢?“接过官老爷冷冷的说:“你拿回去作纪念吧!“。虽然明白民不跟官斗,但心中还是啐啐念连文凭都不收的人,会去收集你那所谓的边防证吗?

所有事情尘埃落定后一行人再出发到 国际大巴扎,途中我们经过了毛主席纪念馆, 还有像穿越时空般穿越了老城区。这一路走来还挺轻松,大街小巷都是捉拍的好题材。 无论是男女老少我都想把他们猎入镜头, 尤其是由头包到脚的妇女。街头的光影更几度让我疯狂的抹杀记忆卡。 姚同志大概是怕了我们会误时,找来了驴车务必把我们第一时间送到目的地。 一只驴子,七个游客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往国际大巴扎去。

国际大巴扎的场面再度让我吃惊, 大姐头更开玩笑说:“全马的pasar malam 集合在一起都没有咔什的大“。想象一下由交通圈四面延伸的街道都充满了买卖的人潮, 你就明白这句话一点也不夸张。这里的东西没有勾起我购物 的欲望, 但站在汹涌的人流中,感染一下“人气“也不错。在旅途上的我跟在大马时的我真的是两极端。在大马时,最怕在人潮中, 所以自懂事以来逛夜市的次数真的十只手指都有的数。至今心中有件很想去完成的事那就是去拍夜市,那是多么容易的事,却又那么的遥遥无期。

THANKS FOR VIE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