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3, 2011

沙漠边缘






     在出发新疆前,我发了一个关于沙漠与骆驼的梦,今天在喀什的我即将实现这个小小的梦想。在前往沙漠的路途中遇见一大片的花海,简直是旅途中的bonus, 让我们开心不已。免不了咔嚓。。咔嚓。。试图摆出人比花轿的画面。

     虽然这是沙漠篇,但我不得不离题一下,来述说我那恐怖的厕所经验,这是个人旅途中最恐怖的厕所,即使三年以后的今天还是没有一个厕所可以破他纪录。话说在前往沙漠的路途中,司机大哥在一个村子里停了下来,让我们休息片刻,上厕所。在这偏僻的村子里,几乎每一户家里都没有厕所这设备。这厕所可是全村人共用的资产,更经典的是这共用的厕所里是没有水源的,所有拉~出来的,流~出来的东西都会被累积在那无底洞里,想想那“案发现场”会是如何的壮观?站在那无底洞上的两块夹板上,一不小心掉了下去,那可真地会“流芳百世”。 闭着呼吸,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冲着出去时还有苍蝇跟随我。我抱着头边跑边告诉友人:“我被苍蝇先生追~阿!!”那一刻我像是被蜜蜂追着跑的小熊维



     抵达沙漠公园(我称她为“公园”因为那是要付费的)后才知道那昂贵的入门票只是让你步入公园门廊而已,要骑骆驼可要另外付费,加上那骆驼人嚣张的面孔 ,我们几个决定放弃骑骆驼这玩意,反正我们旅游的模式没有非去不可,不骑会死这想法,但却有不吃会死这观念。在等待其他队友时,我们几个到食堂找吃去。在这穷村僻壤的地方,想找只羊肉串来吃都难,却有难得的白饭+青菜。那一段看似无聊的等待时间,留给我的是温馨的回忆,吃饭时的轻谈狂笑,饭后各自可有可无的拍照,这样的美好时光不是环境所为而是人,是友情的酝酿。


     那一天,旅游给我上了一课~怡然自在

Monday, November 14, 2011

一路好风光



带齐了边防证,七个人,三个国籍,坐上一辆金杯车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不久车子步入中巴公路,开始了我们的喀喇昆仑公路之旅。 日出看得多,就在笔直的公路上还是头一回,况且还是左手边有日出,右手边是月亮配雪山的美景。热身后车子继续向前行驶,擦身而过的景色是一律的土红色秃山,树木几乎无法在这恶劣的环境里生长。这单一的景色看久了,心里多了份荒凉。 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里,早餐要靠自己准备。难得从不下厨的jo 跟另一个男丁自告奋勇从昨天的购物开始到今天的煮食都显得兴致勃勃。女士们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吃。在这空档期就随便走走,看看,拍拍。三分钟食物来到这里也变成很费工夫的大事,这热乎乎的面条和三合一咖啡来到这荒凉的大地时身价立即涨百倍。



来到了蓋孜边检站,我们的边防证终于派上用场。步入派出所,出示边防证,在严肃的气氛下离开那狭小的空间,抬头一看除了站守在派出所的官员连高处都有几位手持着机关枪的官员。这里是禁止拍照的,但只要步出派出所几步以外的xx 就可以拍照,这简陋的村庄比起边检站人性化的多,也更可爱。一路走来,吃吃喝喝,也是时候解放了。幸运地找到了一间弃屋,女生们很有默契排着队一个接一个往屋后方便去。虽然那地上还残留着痕迹,但面对着雪山方便这还是第一次的经验,后来更被茹珊列为最美丽风景的厕所呢!



来到了314国道旁的白沙山,专说中发现沙和尚的地方。眼前美丽的风景让鲁莽的自己忘了自己身在海拔。飞箭式地从高处奔向低处的湖泊。毫不犹疑地提起相机谋杀了不少的记忆卡,留下了昏睡之前最清晰的记忆。

后来的路途中,开始进入昏迷状态。或许是太累,眼皮变成千斤重,打也打不开。有人说那可能是高山症,回想起那高山反应还蛮幸福,像睡一场好觉,发一场美梦般甜美,至少没有呼吸急促、耳鸣、头痛等症状。迷迷糊糊中来到了卡拉库里湖,那闻名的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的山脚下,努力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没有下车的念头。走过了山路来到了帕米尔高原东部的塔什库尔干县。在这里吃午餐补充精力后在精神奕奕地上路。续这里后我们去了红其拉甫口岸,那是中国与巴基斯坦的边界,只要脚扩过去人就在另一个国度,但要注意的是那是季节性的口岸,并不是常年开放。这个遗憾造成如果有一天我重游新疆我将会从这里到巴基斯坦去,当然目前那还只是梦想的阶段。


路途的终端,我们来到了石头城脚下的大草原,理应是我们留宿蒙古包的地方,但阴阳差错下我们错失了,后来据说也错失了一场雪。面对这一片绿油油的草原和成群的羊儿和那潺潺流水的流水,大伙几乎没有上石头城的意思。只在山脚下遥望那只剩残垣断壁的石头城。旷阔的草原加上那皑皑的雪山为背。眼前的美景就是这样的澎湃,也如此地温柔。



整个旅程中跟我们擦身而过最多不是车子而是羊群。回程中遇见了一场车祸,摊在马路上的是一只又一只的羊。鲁莽的人儿啊!可怜的羊群,深深印在脑海里。

THANKS FOR VIE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