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1, 2008

瓜果之乡-吐鲁番

2008年九月四号的早晨,最搞笑和最难搞的还是那“贞子厕所”,忍了一夜,还是逃不过跟她打声招呼。在通往厕所的走廊上,那阵阵的“芳香”已朴鼻而来。 在女厕所里,对于那几位还可以从容地在洗刷的中国人实在敬佩万分。我跟茹珊一个左,一个右,就这样隔着一道没有门的墙小解。茹珊还很调皮到把那真子的风光留影 在相机里。 就这样我们连牙也没刷就出发了。











在这之前,我对吐鲁番的认识只限于西游记里的火焰山。 在吐鲁番,很多地方都可以与火擦身而过。既然如此我们就要求司机送我们到旅游区以外的地方,这样既可以省下那入门票又可开人 群。 我们的第一景点-火焰山,她并没有我们预期的热情。在这光秃秃的山脉上,除了那是红色以外,那凉爽的天气禁让我怀疑我是真的在火焰山的怀抱里吗?如果 说那因为孙悟空借了铁扇公主的芭蕉扇,那么昨晚的小偷一定是孙悟空的漏网之鱼,妖怪的化身。拍完照,车子继续的往前走,经过大家不以为然的伪造的 千佛洞后来到了真的柏孜克里克千佛洞。大门口的旁边有着一个刻着“火焰山" 的石碑。这一刻心理才踏踏实实的感受到我真的在孙悟空师徒四人取经的路途上。后来的后来,原来那刻着“火焰山" 的石碑旁还有着一块刻着“拍照XX钱”的木板。天!原来一块石碑除了是地标外,还可以是用来取景收费的。偷偷拍完照后当然逃之夭夭。柏孜克里克千佛洞自然又是一个收费的景点。在跟费员拉拉扯扯的讨价还价后,我们决定放弃了她。在这之前并没有做足准备,对于吐鲁番的历史文化的认识不深,就算付了钱走了一趟,那也只不过走马看花而已。



焰山后,我们前往另一个景点-葡萄沟。同样的,我们再次避开旅游景点,避开门票。司机把我们带到葡萄沟的饮食街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所有的餐厅都在成片的葡萄架下。在这绿油油的环境下用餐,胃口一定会大开。 最后我们转向餐厅后面的葡萄园。在矮矮的葡萄架下,我 小心翼翼的弯下身子,仿佛一不下心就会与那晶莹剔透的葡萄串碰头。葡萄架下有着一家人在忙着包装葡萄,连午餐也在那解决。看在我们的眼里,是多么的写意, 但认真一想我可以过这样的生活吗?后来我索性坐在地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葡萄园主打交道。腼腆的妇女并不多话,但也很客气的请我们吃葡萄。我们也老实不客 气地大快朵颐,也摆出古灵精怪的姿态拍起照来。这一个秋天,葡萄成熟的季节里,原本两班来自地球两端的人,在互相对望的霎那,打开了各自的视野。或许也曾 萌生互换身份的冲动, 最终在同一个葡萄棚下,大家回到了自己的轨道上编织着各自的梦。 离开的路上,要求司机停留在附近民宅。那里有友人想见识晒葡萄的凉房,我并没把心放在这些,反而在这里土黄色的屋子,风尘仆仆的路上,勾起了我一丝丝想去北非,想去撒哈拉的心。以前我认为那只是梦想而已,走了新疆这一趟,我知道她离我不远。

坎儿井的售票处前,感觉不对劲,这坎儿井左看右看, 都比较像水上乐园。还是算了吧!决定要司机送我们医肚子去。司机一句话“不顺路” 就把我们送到交河故城, 抹杀了我们午餐的机会,我们可是连早餐都还未下肚呢!后来饿到西瓜当早午餐吃。 这“地球上最完美的废墟”,“丝绸之路”的重 镇 成为了我们在吐鲁番唯一肯掏腰包的地方。在我们正要步入交河故城时,那司机要我们一小时后会合。这一次我们决不妥协,即使他威胁说要抛下我们离去。茹珊也很火的告诉他“走就走。。 ”。 当时我们已做最坏的打算,把我们的家产都搬下车。其实我们心里有数,他因该不会走的,两天的行程我们可是一分钱都未付呢。。。哈哈哈。 曾经辉煌一时的交河故城也抵挡不了岁月的洗礼,如今是一个废墟。走在那历史的走廊上,我感受不到当年的情景,也凭空想象不到那一推烂泥当年是个什么的样子。 我既没有怀古的心境,也对中国历史文化认识不深,这一座古城对我来说也只是路途上的其中一幅风景,可以很怡然的走一回,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安慰
庆幸交河故城出来,司机还在。虽然搞到有点不愉快,我们还是硬这头皮要求司机载我们到昨晚他口中所说的拉面王餐厅。那一餐太好吃了,足以让我们忘了跟司机的恩怨。步出餐厅,雨量稀少的吐鲁番,竟然 下起几滴雨来。后来司机把我们转卖给另一位司机。这位艺术家司机很有原则的坚持只送我们到南郊客运站,即使我们愿意多付他钱。两天一夜的吐鲁番, 见识了两位莫名其妙的维吾尔族司机,也遇上了两种罕有的天气。

吐鲁番给了我一份非凡的回忆,说不上喜不喜欢。再回首,思念一点点地涌上心头,有那美丽的街头,惊心胆跳的第一天,被骗的沙漠,好好吃的拉面,戒不了的羊肉串,葡萄沟的葡葡萄。。。。好的坏的都是吐鲁番给我的回忆。

THANKS FOR VIE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