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4, 2012

杭州


      一本为期五年的护照里,反反复复地出现中国这两个字。对于这个泱泱大国,了解说不上,就是陌生中带点熟感。也因为如此而让窝的我可以很洒脱地背上行李就走人的那种姿态。完成了两个星期的工作,带着满脑子的压迫感和负伤的脚前往杭州放空去。车子越往前走,工作就离我越来越远。120分钟的路程,在高速公路上退的风景时而高楼时而田野。科技总是走在速時代前端,拿起了相机把拍摄模式转向“S”,轻便地把飞逝而过的风景定格下来。相机或许可以让我们看清真相,但我相信透过镜头总是会意外地发现这世间的美好。

     车子驶入了杭州市中心,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人潮汹涌。。一贯大城市的作风。师傅(中国人对司机的称呼)摇下车窗 嗑。。 一声往窗外吐痰。天!有着两千多年悠久历史和深厚文化的杭州依然逃不了这种习惯,我不得不接受,这就是中国传统。步入西湖,眼睛开始被绿色轰炸,心被绿意勾了魂。绿色像魔法般让我眼里看不见了车子,也忘了自己还困在火柴盒般的车子。在大自然的环抱下,夏天的代名词不再只是热,反而让人感觉舒爽。 树木排列在大道两旁,形成了林荫大道,市政府更温馨地在人行道旁种植了矮小的植物形成了跟马路分割的围墙。身体弯曲地坐在车子里,透过车窗看到的树更巨大了,或许只有带着卑微的心,这世界才会变得广大。

     在没有策划下,路就在嘴边。青年旅社的员工推荐我们到“外婆家”用餐。“外婆家”多么有亲和力的名字。抵达在中山路的“外婆家时,心却冷了半截, 这跟我想象中的外婆家实在有很大的出入。只见一家相当有规模和气派的连锁餐厅,外婆家的邻居竟是有名气代表着摩登的“星巴克”。“外婆家”门前有好多“孙子”等着外婆开饭,拿了牌子我们也只好耐心的等位子,也趁机观察这城市。人,建筑和文化是城市里重要的元素 。在这里出现的人群大多数是打扮时髦,手握智能电话的年轻人。传统的商店已大量被连锁经营取代,或许星巴克已代替了茶文化。 这里的一切比起这座城市的历史来得年轻。拿起了相机,记录了属于2011 年的西湖。

     广播机里传来:97号座,外婆叫你吃饭啦~多么用心的经营者。在陌生的地方要吃到好东西有时候真的要靠运气,当然也可以加点心机。在步入餐厅时眼观四方从别人的桌子上除了可以看到食物的卖相外,出现比率越高的食物好吃的机率也越高。当地的特产也很重要,好比在靠海的地方当然要吃海鲜。来到杭州首选当然是东坡肉,还有茶所特制的食物。我不是忠诚的教徒,吃饭前不需祈祷,但我可是摄影爱好者,在动餐前当然不忘让我的小玩具P300 先鉴定美食的卖相。东坡肉,龙井虾仁,番茄炒蛋,麻婆豆腐。。等一一 被化为影像后才轮到我们开餐。

     吃完晚饭后,我们到对面的西湖散步去。这里有着奇妙的景象,大马路仿佛把老人跟年轻人的世界划开。湖边是老人聚首的地方。在还未见证西湖的美前,耳里传来优美的琴声还有女声的伴唱声。在这公园里,唱戏的老人家可多。他们通常由一位乐师和一位歌手组合而成,在湖边的树下或亭子里组织自己的天地。快步走上前欣赏在柳树下唱戏的西湖人,样子普通的老人家唱起戏来专注的神情,歌声中更流露了一丝丝的柔情。混在听戏的人群中,我心感到莫名的愉快,是歌声带来了安宁还是因为西湖的风? 在一个亭子里,一位老妇人身上个着广播器,认真地拿着自备的麦克风唱起歌来。或许他们并没有先进的仪器,但这并没阻扰西湖人的表演欲。爱好就像梦想一样让人美丽,让年老者散发自信光彩。步上了阶梯在树木环绕中有个小型的平台,凳子上放着一台旧式的卡带唱机伴着一群老人家在平台上翩翩起舞。这是我人生中最美丽的露天舞池,而舞池的好不再限局于音响和灯光。

     除了唱歌跳舞之外,也有人在亭子里下棋,或三两知己在谈天说地。我也在荷花池边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天地。虽然上摄影课时老师说过,摄影是要移动的活动,但在旅途中我总喜欢直接的坐在地上,以这样的角度透过镜头看不同的视野。亭子,荷叶,影子,和人在相机的定格下,更加深了脑海里的记忆。不知不觉我身后也围绕了几个人,对着我竊竊细语,我这过客也引起了当地人的注意。天色慢慢暗了下来,这样的环境对于懒惰带脚架的我来说可不妙。但科技发达的今天P300有着大光圈F1.8-F4.9,感光度ISO 160-1600 加上VR光学防抖技术让我在不需要带脚架下还可以继续摄影。在后来的后来,见证了西湖所谓的旅游圣地,懊恼了西湖的喧哗后,我明白了心中的那股莫名的愉快是来自杭州西湖的人文气息的安慰。在这里或许没有所谓的古迹或流芳百世的传说,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杭州人的生活写照,夹在城市的结构中,建筑自己的梦想。我想杭州人至少西湖人是幸福的。



     隔天清早起身,带着轻便的相机到过客民宿外感受柔和的朝阳。民宿的左邻是个幼儿园而右舍是间小学。坐在门槛上看着小学生上学的情况也是一大享受。有些小孩会依依不舍地向父母招手说再见,有些一枝箭式地步入校园,更有些灵敏的小孩发现了我这偷窥者。意外地发现门胖的石狮子也跟小学生一样系上红色的围巾,艺术与生活息息相关。当钟声响起后,我往学校后面的社区走去,寻找朋友口中的老社区。摄影实在是让动作慢下的好玩意兒, 急性的我终是会放慢腳步,欣赏身边的美好事物,那怕是路边的一朵小花。 在寻找老社区的途中,发现阳光在退色的墙上作画,而我当然也对那副墙研究起来。环绕了一圈,找不到老社区,看来她也跟着时代的脚步进化成为了城市住宅区。在感叹旧区被重建的当下,不得不承认完善的规划和设施无疑是城市给人民带来无限的方便与舒适。

     再回到西湖边,白天的西湖真热闹。视线里始终逃避不了密密麻麻的人头,即使看不见,耳里也逃不了喧闹的声音。几位导游透过麦克风滔滔不绝的讲解,几乎一样的陈词前后左右的向我涌来。我的心调掉入谷底,心情泛滥得很,仿佛从天堂掉入地狱里。回到了民宿,想要租脚踏车吹风去,却因为客满而只好坐出租车出游去。第一站我们来到了西湖十景之一的断桥残雪,这里是 出租车师傅口里所说的西湖三怪的其中一怪即孤山不孤,断桥不断,长桥不长的断桥不断。据说这里是欣赏雪景的最佳地方。在盛夏的今天看不了雪景只有在断桥边欣赏莲花。第二站我们来到了岳王庙,这是纪念民族英雄岳飞的地方。或许有人会忘了岳飞的伟大功绩,但他背上刻着“尽忠报国”这四个字的故事应该还牢记在脑海里。庙里庄严肃穆中带种宁静,壁上或匾額上那力道強劲的草书一一都在彰显庙里的英雄气概。 大大的太阳挂在天上,师傅带领着我们到龙井问茶去。后来师傅因为我们只买一罐茶而懊恼地要提前把我们送回民宿。脑里出现巨大的问号,这是什么样的态度?还有一次,我们坐的士到清河仿去,一上车就被师傅蔑视地说坐什么的士,走路30分钟就到。让我们面面相觑的还有把我们送到半路,后来嫌路途遥远而要求我们下车或补钱的司机。遇上种种的事故,任性盖过了理性,顿时把旅行的真理都抛到西湖里去,躲在民宿里通过msn向友人诉苦。

    在杭州的最后一天,我们骑着脚踏车到苏堤春晓简称苏堤去。夏日的西湖一片绿茵,单一的颜色不失其格调。脚踏车迎着风走在古木参天的小路,足以把所有不愉快的事情抛在脑后。在种满柳树的湖边停下脚车,跟一帮不相识的摄影爱好者一起提起相机,把各自喜欢的景色化为图片。最让人羡慕的是一对老夫妇,老伯伯喜爱摄影,而老太太则为老公打点一切,更体贴地为老公公准备收音机,让心爱的他可以在曼妙的音乐中享受摄影。脚踏车继续往前走,途经多個景点如曲园风荷,花港观等等。每一个景点都人滿为患,我加速了脚车的速度逃离人群,同时也为成功地在人群中闪转而开心。每回脚踏车要越过拱桥时总需先吃力地爬上桥中央,而后就可以很轻松地往下走。凡事都有两面,有好也有坏。骑了一段路,在一棵大树下休息时也来了一群随团来西湖游玩的旅客。他们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他们或许很喧哗,但面上都流露着兴高采烈的神情。我顿时很惭愧,身为过客的我怎么会嫌弃太多游客在西湖?我不是该为每个可以出来旅游的人感到欣慰吗?旅游的方式本来就有千万种,何必在意或否决别人的方式。

    
 在杭州的几天里,天气大多都是阴阴的,但今天天空却特别晴朗。在湖边的咖啡館 晒着太阳,喝茶等待日落。 湖面上微波粼粼反射在树上,我在大白天里看到了满树萤火虫在飞扬。或者是发挥了宇宙的力量,天从人愿,湖上出现了美丽的夕阳,落日余晖染红了天空,也染红了西湖。面对变幻无穷的天空词穷了,就让照片说故事吧,说西湖夕照的美,也給杭州行说个完美的结局。
 
此旅游稿件同步在《吃风》9月号83期刊出,经已面市。

2 comments:

好攝之徒 said...

廣告到~呵呵~不過文字幾感性一下啦~

宇玄 said...

九月去杭州是好時間嗎?

THANKS FOR VIEWING